当前位置:娱乐 > 星光灿烂 > 明星新闻 > 正文

李筱懿新书上市 跟安意如畅聊“掉过的坑”(2)

2017-03-13 16:50:40    中华网娱乐  参与评论()人

时间:2017年3月12日14:00

地点:言几又·今日阅读

主题:《在时光中盛开的女子》新书发布会暨签售会

主持人:我们今天也放松一点,所有人像闺蜜对话一样。首先先请李筱懿老师跟我们介绍一下,看这里写了很多的事例,这些事例是你亲身生活中真正遇到过的吗?你为什么想着写这样一本书出来?给我们读者们简单介绍一下。

李筱懿: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呢,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大家都知道,我们开了一个自媒体叫“灵魂有香气的女子”,是一个公众号。在这个公众号当中,经常人有一些人问我问题,有的问题特别有趣,比如说遇到一个坏男人怎么办,怎么把一个坏男人吓跑,类似这样,我开始调动我所有的记忆内存,我周围的人遇到这个事怎么办了,写一个一个的故事给到你们。所以我就觉得这种身边的事情,包括我自己的事情是很亲切的一些事,可能对大家都有一些参考的这种价值,所以我就把它逐渐写了一个系列,叫做我的“坑”系列,我发现我越掉坑你们越开心,我发现越掉越多,一直有了这么一本书。

主持人:想问问两位老师怎么看这些职场女性心中的戏,两位老师可以讲一下自己的看法。

李筱懿新书上市 跟安意如畅聊“掉过的坑”

李筱懿新书上市 跟安意如畅聊“掉过的坑”

安意如:首先我没有进入职场过,其次我其实蛮喜欢的性格是,我自己的小团队小朋友们,我希望他们是能够互相帮助,通力合作。实际你经历越多,知道的越多,你发现聪明的人永远会更多,只有不够聪明的人才会刷一些小心机跟小伎俩。不管当你自己成熟了,还是看到更出色的人之后,你发现以前的小心机,小伎俩其实不重要。我当然不是灌鸡汤,学会判断掌握分寸感,掌握人际边界,学会把握自己,学会释放自己的能力,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你保护好自己交到一些值得信任的朋友就可以了,因为如果你这样做了别人辜负了你,那么他失去的是一个对他来讲非常有价值,但是他不懂珍惜的朋友。你本身其实是吃一次小亏,但是你迅速把这个人Pass掉了,其实是帮你止损,我是这种心大的漏风的人。

李筱懿:我的第一次工作很有意思,是总经理的秘书,当时应聘的时候有两个职位让我选,一个是培训师,一个是总经理的秘书,这个秘书的岗位听上去不是很高大上,给人有一种端茶、倒水、打字、复印的即视感。但是我觉得秘书不是行业身份,是这个行业的标杆,我出于这个原因很想跟他学习,我几乎豪不犹豫选择总经理秘书这个岗位,但是我当时还没有完全毕业,7月份毕业,1月份的时候是工作的。后来我发现职场怎么这么有心机,职场“小白”的感受。为什么大家很客气说一些不关痛痒的话,为什么有些话我看到了还不能直接的讲出来,还有为什么明明是不对的,却不可以指出来,我觉得这是心机。再往后我的领导告诉我你不要觉得这是心机,这是很多规则,当我们不太了解规则的时候,在我们内心来讲这就是心机。所以作为一个职场小白,像当年的我一样,可能适应一些规则,并且逐渐融入其中是一个很必要的过程,我当中就有很多笑话。比如怎么把天聊死,说这个老师怎么怎么样,说她就喜欢找漂亮老师读文章,没想到就是人家的亲戚,还是至亲,把这个话抛开,立刻把天聊死了。从那以后我学会把话不要接的太快,如果是一种心机的话,这是一种良性心机。后来我学到各种各样与人打交道的一些窍门,我待了大概半个多月,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有人跟我讲,你比你前任要好,我很想知道我前任是怎么样的,也是总经理的秘书,但是她离职了。我后来从各个侧面发现她离职的原因是,总经理的秘书很尴尬,往低里说是端茶倒水,往高里说你跟总经理很近,能办成很多事情。我这个领导特别喜欢低调的女孩,前面的女孩她可能比较高调,这不是缺点,但是在一个低调领导旁边就成一个缺点了,我就开始更适应我的这位领导,她毕竟是领导,如果我不适应她,按照职场的规则她是不会出局,出局的只能是我。所以跟在她身边,我用八个月时间了解很多初入职场规则是怎么样的。我还记得其中一个细则,他是一个特别特别讲究的男性,有一天他来一个客人我就给他倒水,我把水倒了以后我转身就走了,后来我再去的时候他说你过来我跟你说一句话,你把水倒完了退一步转身再走,为什么呢?因为我立刻把后背对着他不太雅观。所以这些内容看起来是很心机,但是真的被我们学到了以后,还真是蛮有用的,我是出于这些原因写了这么一些小“心机”。

主持人: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声音说男女要平等,甚至我们可以形容为女权的一些声音,两位老师是怎么去定义这种叫做独立女性的?你们觉得什么样的女性才能叫做独立女性?

安意如:今天的规则是我先笼统的说一下,筱懿再举一些案例给大家加深一下。我先过河。刚才这个问题很大,其实我愿意从一个比较小的范畴去谈,因为这样就不会泛泛而谈。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所谓男女平等,提到这个一定是他看到某些男女不平等的地方,而在我生活当中,其实我大部分的时候是受到朋友以及男性照顾的。所以我没有特别大的那种愤怒,或者是一种痛苦表示我一定要去争取这样的利益。但我觉得如果一个女性想要达到跟男性相等,或者是相匹配的那种力量的话,她一定是一个精神独立的。我一直觉得不读书的女孩,最简单来讲,不读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采,甚至不敢去跨出自己的脚步,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么这样的女孩你是根本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去谈男女平等的,你给自己的设定,我是必须依附于男人的这样一些女人或者女性。但在任何一个时代,男生也一样,也有小白脸,也有吃软饭的,任何一个时代也有强势的女性。其实我觉得更重要我喜欢的男女关系是我一直在说智商上的对等,是心胸见识上相对的呼应,以及是志趣的相合,这样的结构一旦产生的话,其实并不在乎说谁强势一点,谁弱势一点。大家不会觉得心里上有太多的不舒服。

李筱懿:我记得前段时间大家也都问我说,你觉得男女平权了吗?你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吗?好像一提到女性主义大家觉得我们很尖锐,倡导女权等等。但实际上我个人觉得,男女平权的话不是特别激烈的一个措词,但是我们人为经常把它理解的特别对抗,在我心目当中的这种平权,安意如老师刚刚已经陈述的挺棒的,但是我有一点点补充,现在我们总是强调经济独立是思想独立的基础,但是我们真的看到太多新时代的旧妇女,明明经济上好独立好独立了,但是依旧会觉得我一定要靠我身边的这个男人的价值来证明我特别的优秀。

李筱懿:明明自己各个方面都非常的优秀,但是一直觉得我一定要如此人生才圆满。我觉得前两天蒋方舟和徐静蕾有一场圆桌对话,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

李筱懿新书上市 跟安意如畅聊“掉过的坑”

李筱懿新书上市 跟安意如畅聊“掉过的坑”

安意如:我看的是报道。

李筱懿:我一直很喜欢徐静蕾的,但是一直都没有像这次这么喜欢她,很成熟,很大气。我记得蒋方舟好像问她一个问题,你介不介意你对男人的性吸引力逐渐的降低。她说我不介意啊,因为她说我生活中有那么几个最重要,我爱的男人他爱我就可以了。大多数女性心目对于男性的爱慕要求是共性的爱慕,要求所有男性爱你,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你爱的男人爱你,对我来说也已经拥有全世界的感受。

主持人:我想问两位老师,以这种经济价值来判断对方喜爱自己的程度这种观点可不可取?

安意如:大家内心呼吁说不可取不可取,但实际上是这样,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在于你用什么标准去衡量男生爱不爱你,这是相处之间你自己的判断。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女性会被很多观点,或者被媒体的报道,或者被情感鸡汤所影响。今天觉得他爱我他就应该在30岁之前干吗干吗,他们的标准都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真正认知的标准,在我跟筱懿看来,我觉得只要是你内心深处认知的标准,你觉得我就是这样的女孩,我就得过这样的生活,我就是找高帅富的男的,我就是不愿意找那种一穷二白的人,跟着他一起打拼,这样也行。因为我们是允许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生活的,这个标准一定是要你自己经过内心的沉思跟思考沉淀下来决定的,不一定拜金就不好。《东京女子图鉴》里很重要表达一个道理,这个物欲的世界没有错,这是一个基础,你升级的同时欲望也在升级,但你到最后发现,物质满足不了你的欲望,但是真心可以,所以其实是三观很正的剧。

李筱懿:女生不在意的是金钱,是你用不用心。如果你送的不必用金钱表达也可以。鲁迅这么浪漫的人送的礼物,比如送许广平礼物,请她看电影,鲁迅生怕买不到好位置,星期四提前买电影票,许广平是近视眼,一定买前排才能看到,这个礼物说贵重不贵重,但是是有心,女生不会因为这个怪他。

主持人: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很多的公众号,您也是做公众号的,好多的时候被不同的鸡汤文洗脑,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哪一种标准。两位老师你们觉得公众号的这些文章,哪些文章是可取的,哪些是不可取的。

安意如:首先我觉得用一篇文章,或者几篇文章去论断一个人的标准是不对的,而且你经过一段时间,比如说你喜欢这个人,你多看了一些之后,你其实能够从字里行间看出他对生活的态度,我觉得很多东西别人给得到你,但是很重要的是你要能够去消化成为你自己。我都有看筱懿的文章,我觉得非常好,因为她首先是个非常真诚的人。第二女性要怎么有魅力,要懂得自黑,才是真正自信的女人。我们完全不靠脸,我们真的是完全不靠脸的那帮人,靠自黑很嗨的人,我看到所有的文章都觉得她是认认真真在教姑娘们怎么样成为更好的自己,这个是我可以信任她的原因。如果说换其他一些公众号,我看了几篇之后我觉得有问题,这个人自己的见识跟三观就不正,我就尽量避免少看,但是也不代表他里面所有的内容都不对。所以大家不管是接受公众号的信息,还是身边家长,或者是长辈的信息,都要有所取舍。首先我特别喜欢陈寅恪的一句话,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思想可以多接触,多范畴的去了解,但是人格要独立,人格的独立是自己培养的,一定不是别人培养你的。

李筱懿:我见安意如今天是第一次面。从她的各个文章,我想判断一个人是否成熟,包括他的有些观点能否经得住推敲,看这个人一贯下来价值观是不是东漂西荡的。我们到目前的年龄很难说出自相矛盾,或者推翻自己以往观点的话了。我们第一可能特别难欣喜若狂的感觉,我们一定会喜悦,一定会高兴,但是很狂躁的喜悦不太会有。还有一点我们不太容易被激怒,心静比较平和。

安意如:说的完全对。

李筱懿:这种情况下的话我们所吸引到的你们也跟我们差不多,因为我们身上有你自己身上的共性,我们才走到了一起。就好像这么多的公众号,像大家在开会一样,一个会议场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不同的观点,但是你很容易找到跟你观点相似的人,交谈几句觉得很相似,继续相处就可以了。

主持人:因为今天安意如老师来,安意如老师是比较传统文学那一类,李筱懿是职场女性。我想传统古典当中有没有职场女性,想到慈禧,慈禧算不算是离我们比较近的一位传统职场女性。看到一篇文章说慈禧她在那个时候每天还去学那些书籍,在那个时代看书的女子不多,但是他的文学素养很好。但是当她当了皇太后之后,每天上朝之前或者每天去见臣子之前花好几个小时梳妆打扮,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才出去。女子气质,外在的气场,两位老师怎么看“气质”和“气场”。

安意如:我先来。我写过《美人何处》,写历代知名的女性。曾经我也比较过,举最简单的例子,四大女人如果到了现在他们各自适合什么样的工作,比如西施可能适合当间谍,她本身就是越国派到吴国的间谍。杨贵妃可能适合当美妆的博主,或者是生活家。我负责美,负责把美好的生活秀给你。王昭君适合做PD或者HR,做公关的人。我们不深入了解她的性格,从历史上的定义跟含义来说。刚才他讲的慈禧我们可以这么理解,清朝的皇帝都是很勤政的,除了慈禧的儿子同治因为不久就过世了,稍微在政绩上差一点,其他的皇帝是比不上的。清朝的皇帝都很自律,他们每天生活的时钟表都很固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康熙每一天处理朝政之前是要练一百张大字的。清朝皇帝的书法都不错。慈禧是这样,她的文化水准不高,但是不代表她是个文盲。她后面很多时候有机会,其实她是那种职场女性当中,她既是有迅速掌握上位机会的女性,也是一个能够给自己即时充电的女性。其实如果你们再读一点书,读的再多一点。你会发现晚清的很多历史并不像我们历史书上说的那么单一。最近台湾跟香港出了一本书就叫《慈禧》,里面会写到女主当国的时候,她身为女性各种内心的无奈跟矛盾。而我觉得慈禧最棒的是,她没有失去自己身为女人的那些乐趣,这个是很重要的。你想她27岁成为寡妇,一个人去执掌一个国家。不管她执掌的效果好不好,我相信清朝后期的皇帝,其实未必有她的执政能力强,我不是一个慈禧的拥趸者。我只想比一下那些名臣,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哪一个不是人精当中的人精。如果真的慈禧像我们理解的那样的昏困无能,或者只懂享乐,这些男人为什么要臣服于她的领导下。因为你不过是皇太后,祖宗家法还放在那。我们不能被自己的历史书所限制,我们得发现做女人的一些乐趣跟趣味,也得发现历史当中隐藏的一些“密码”。如果用职场来说的话,我觉得慈禧是个很棒的职场范例,她告诉你不管你是70岁还是80岁,你只要有心劲儿打扮自己你都是最好的,至于别人的评论随他去了。

李筱懿:刚刚我们说到职场,又说到了一些历史女性,我就说一个虚拟的吧。其实我很喜欢看一本小说《甄缳传》,我觉得它拍的真的好,对语言和情节。我觉得它的职场当中,如果说能胜出可能真的不仅于宫斗,我们都常讲“女子无能便是德”,可是真把历史书翻一翻,真正无才还流传下来特别精采的女性极少极少,可能从《女德》那些里面有这么几篇。绝大多数能够被流传至今的女性都是在各自的领域有着特别的才华。像甄缳,这么大宫廷首先文化水平最高,最能跟皇帝谈古论今,如果你想抓住一个男人不要和他的事业作对,如果你想抓住一个女人不要和她爱情作对,男人最看重事业,女人最看重爱情。甄缳能够和皇帝谈论国家大事,首先被皇帝所吸引。皇后那一帮叫团伙,甄缳这边叫团队。皇后是赶死队,死了一个又一个,皇后何尝痛惜一个,他们都是争宠,哪有彼此之间惺惺相惜。最打动我是甄缳几度失宠又复宠,一个是槿汐,她跟太监好,当时她非常苦,去看望他,领导的艺术来讲,真心第一在,第二让别人感动,真的为了他可以出生入死,第一个为了他舍身救他的好像叫刘珠,是撞在宫廷的剑上。还有一个是槿汐,还有一个特别打动我的,有一个妃子在他失事的时候对他特别差,有一个小宫女叫雁儿,看到甄缳罚跪的时候让她起来,这么一个小事,这么一点小事甄缳就记住了她,在甄缳回宫以后就给她安排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我自己这个人不是岁月静好的人,但是我一定会记住每个人对我的好,我一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有所回馈,对我不好的人我不是刻意报复你,我一定记住你对我的不好,我因为这个不好而对其他对我好的人有所反差,一个人要爱憎分明。这是基础人格。第三甄缳这个人反弹性特别强,曾经有人问我你是女性创业者,你觉得女性创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女性创业最大的问题特别容易被自己感动了,咱们想象让我们流泪、痛苦那些事都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特别容易被自己感动,而且特别情绪化,觉得我喜欢做蛋糕就开烘焙店,喜欢穿衣裳就搞一个衣服店,实际背后的供应链、物流链是多复杂的事情。后来甄缳觉得自己对皇帝是太至情至性了。她换一种方式,假话绝不说,真话不多说,这在职场又是一个反转。从甄缳的角色可以看到,后宫虽然复杂,你可以用自己的规则和方式,也立于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地。谢谢!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刚才李筱懿老师说,男人重事业,女人重爱情。但是现在其实职场当中,尤其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女性也面临着很剧烈职场上的压力,两位老师怎么平衡感情和事业的状态。

安意如:我觉得他今天问的问题都是很难给出一个标准答案的。

主持人:最简单的道理,平常我们上班要花时间去工作,下了班之后,我们传统的想法认为女性应该回家去做饭,照顾孩子,做家务等等这一切。但现在女性也要面临着加班,甚至说去外面应酬,职场上打拼,如何平衡这样的关系?

安意如:我说出来的问题一定会招打。你奋斗的目标跟你努力的原因,所有人奋斗的目标,努力的原因是为了让你从一种琐碎生活的细节当中解脱出来。我从来不会考虑这种问题,我在十几岁,二十岁的时候就没考虑过这种问题,首先如果两个人都差不多,我也穷,你也穷,我也无名,你也无名,差不多,大家就享受这种状态。如果两个人到了我的发展比较好,他的发展稍微有一点差的时候,我觉得大可以请个保姆,我觉得很多男女之间的感情冲突别说谁洗碗,谁收衣服这种事,完全可以请个保姆,请个钟点工来搞定,把剩下的时间用来培养感情。很多女孩为什么要省钱计划将来,而不肯把钱放在当下更好的改善自己的生活呢。这是治本的方法,别去想我的事业比你强,你就应该去为了家庭,为了我们的生活多努力一点。起码是大家在心灵上,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我觉得这个是一段感情能够持续下去的原因。也是事业上能够帮助的原因,就这些。

李筱懿:特别棒,好多的观点我们俩没有商量,是一样的。一个女人必备的基本功是爱一个爱你的男人,这个是挺难的。

安意如:一定是阅人无数,识人有方。如果你刚认识,前后加初恋加现任不超过5个人,你想在这5个人当中选天长地久的,你有这眼光你去做风投啊,选哪支股票哪支股票涨。

李筱懿:特别有意思,每次听她讲话都特别过瘾。

李筱懿:还有女人如何达到事业、爱情、家庭等等平衡的问题,男人不这么问自己这样问题,很多时候当你具备男性思维,不再为小女人心胸所累赘的时候,你已经达到平权很重要的一步了。

安意如:通俗的话叫雌雄同体。

李筱懿:看历史上那些特别成功的人,绝大多数都是雌雄同体,男的具有女性思维,女的很大程度具有男性思维。武则天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她那么豁达,功过任人凭说,男人也做不到这些。所以具备找到那种爱一个会爱你的男人太重要,他不会折断你的翅膀,不会跑来跟你讲你今天在家里做饭,我要出去怎么怎么样。当我看到黄立行和徐静蕾状态的时候,我觉得这种状态太棒了。

安意如:所有的女生很多时候在感情当中舍不得放开,或者不敢开始,很重要的原因是患得患失,骨子里还是对自己不自信,不敢相信说离开这个渣男,或者离开这个不咋地的人我会更好的发展,其实很多女性对自己不自信导致一段感情的拖沓和摇摆。徐静蕾谈过不少的恋爱,有很多是功过绯闻任人说的那种。如果大家都希望自己真正的成功或者真正的精采,首先内心深处要认识自己的性格,要真正的爱自己,所谓的爱自己是接受自己,真实的性格,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方式,让自己舒适的方式,这样的话你的性格越来越真实的时候,其实吸引力法则会越来越强。其实我跟筱懿属于真正看我们的文字会觉得我们很逗逼,或者我们很斯文,但平时讲话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把我的真实性格给掩盖,我觉得这样你们一样会认可,或者你们不认可自然有认可的人,没关系,你生活到一定年纪就是一定要真诚,越真诚越容易获得真心的。

主持人:刚才听到不断传来“对对对”的声音,相信两位老师大家说的话都很有共鸣,接下来进入一个环节,今天我到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的读者已经很早很早就在这排队就坐,相信也是两位老师的粉丝,甚至我刚才说他们其实比我更了解你们,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把时间交给读者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故事,或者生活中遇到的那些“坑”可以跟各位老师分享一下,两位老师可以给小小的建议。

安意如:下面的环节可能我以前想过的,可能在公众号开一个叫“姐姐我该怎么办”的问答。

提问:今天见到筱懿姐和意如姐姐都很高兴,今天很激动。我有一个小问题,我总是感觉我自己的内心想法跟我自己表达出来的想法不太一致。举个例子,本来我要跟领导汇报,我可能说的是哪个东西我内心很开心,但是说着说着不知道是我自己表达的问题,还是说什么问题,会跑偏的感觉,不太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表达跟内心真实想法有偏差。特别是汇报工作的时候有这个小问题。

李筱懿:我记得我曾经很近距离的采访过我的一位职业偶像,是台湾的一位广告人,一位女性,如果再往下细化的话大家一下就能猜出来她是谁。她跟我说,她说我可不是天生有这样的领导力的,我说那你以前什么样,她说以前我是跟一个员工离职谈话,搞完以后她就高高兴兴的走了,以为我给他加薪,谈完话的效果是这样的,内心的想法和语言的表达完全是分裂的,这真的是因为我们对自己做这件事情所要达到的结果觉得不够自信,不可控。最核心的原因就是这个,当你讲的时候你会看着对方的表情和眼神,你觉得他好像不这样认可我,我要不要说的再委婉一点,你会越来越软,等到再软下来你全跑偏了,表达出来另外一个你是温柔得体的女性,但是没有拿到你想要的东西,或者那一样支持。其实对于女人来讲,很大的一个需要修炼的地方就是直接了当说出是或者不是。这件事太重要了。

安意如:我举个例子,让大家迅速明白这个道理。可能大家在微信里也看到了一个测试,这个例子其实女性跟女性之间还好说,你出现这个问题,女性跟男性的沟通当中尤其容易发生,很多女性也出现这样的问题,他们就做了一个实验,是三对还是五对家庭的夫妻,老婆跟老公说你今天去打扫家务,有十成的男人是不会做的,会选择性的忘掉这个事情。但如果这个老婆跟他说,你今天9点钟之前必须把家给我打扫了,8点半的时候这个男人磨磨蹭蹭开始打扫卫生了。所以在我们表达当中,你清晰的说出自己的诉求是什么,要有一个强烈的意识告诉自己,指挥你自己一定要完成,剩下是方法,再剩下是时机。方法是表达的方法,时机是察言观色。比如人家正一头火跟人家说加薪,肯定错。

李筱懿:特别对,女生会顾及自己心里的感受,觉得你拒绝会不会让对方很尴尬,不会的。只要对方提出来让你难以回答的问题,千万不要顾虑你的回答会让他难堪,这就是我们的原则。谢谢!

提问:两位姐姐好,很早就读过二位的书,对于你们两个人的感觉是“见字如面”,今天见到两位的感觉文如其人。我有一个疑问,当了妈妈之后女人对自己重新的认知到了另一个角度和高度,对于自己对于事业还有其他方面的追求、想法也跟原来没有孩子之前有差异。我想问问两位姐姐,到底未来我应该去怎么来考虑,这种内心的变化对于自我来说感觉是蜕变的感觉,但是到底怎么走,我希望两位姐姐给我一点指导。

安意如:是这样的,她也是问的很宽泛。我只能说我自己的选择,首先我是一个如果没有准备好我一定不会要孩子的人,因为我觉得人生最大的一个责任就是你对子女的责任,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对他置于多大的期待,而是说他是全新的生命,被你带到这个世上来,你对他起码有着18岁成年人之前全部的责任。所以如果我处在你的处境当中,我已经成为一个母亲,那么我现在其实最重要的时间是学会儿童心理学,学会跟他相处。借着跟他一起学习的机会,把我曾经错失学习的兴趣跟学习的内容重新补回来。比如说你教孩子英语,或者你教他绘画,教所有的东西,你不是希望孩子能够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完成你未遂的人生,而是我跟你一起学,我们一起沟通,一起交流。所以这个时间其实把孩子教养成一个人格相对稳定的这七八年的时间,是自我修炼的时间。到了一定的时间之后,家庭稳定了,自己也重新充电可以准备好重新出发之后,这时候你的选择很大,这个时候就需要摆脱一个概念,为孩子,为家庭而活的庸俗的观念,其实你自己够精采了,你的家庭才可以更好。章子怡也好,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有能力的父母,或者有能力的母亲,他们的孩子在周岁还没有懂得说话之前已经环游过世界了,我不是说章子怡。我说我的闺蜜,他们是某一个行业的精英,他们会带着孩子去很多的国家,去很多的地方看博物馆,你综合再去了解之后,发现这是孩子跟同龄人的艺术素养,或者各方面的素养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想说,在我们培养孩子的时候,我们其实也在培养自己。在我们能够去选择自己职业重新定位的时候,千万不要为孩子牺牲,把自己的未来给牺牲掉。一定是怎样精采,怎样有魄力就怎样尝试,因为孩子会成为你前进的动力跟最大的勇气,而不应该是最大的障碍。

李筱懿:不知道现场有多少是妈妈。还是有挺多的,我跟大家说几句掏心窝子妈妈的话,我觉得孩子是因爱而生的事情,后来我发现像职场一样,是个系统工程,因为咱们的想法真的不一定能够和孩子的爸爸,以及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达成一致,但偏偏这些人都是我们的至亲。我们跟他们特别有冲突或者不一致的地方,极大影响整个家庭的关系,而且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我越来越体会到,一个稳定的家庭环境,包括家里人的想法都相对一致,比我要做最好的妈妈这件事更重要。否则的话这个孩子太小了,他很难判断出如何,他会觉得很分裂,爸爸这么说,爷爷这样说,奶奶那样说,我到底该听谁的。所以在妈妈这个角色当中,我最先学会的是妥协,如果不妥协的话,大多数的观点是不太能够被爷爷奶奶,甚至是他的爸爸所接受的。在妥协过程当中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求更好的解决方式。还有孩子他其实是蛮敏感的小动物,我女儿经常问我说,你看我们幼儿园谁的妈妈就会做小蛋糕,你怎么不会,你给我做一个。我当时还真的挺想去学,但是我特别痛恨做蛋糕这件事情,我既不想,我也不会,我就觉得捏着鼻子做这个事让我很不舒服,我跟她谈一个交换,你看我不会做蛋糕,我给你写一个故事,这是我最擅长的,她想想就答应了。她从小就接受我不是那么一个言听计从,而且事事都做到很高水准的妈妈的,这个挫败感对她未来没有好处的。未来她接触很多人,比我给她的打击更大。谢谢!

提问:我是想问两位老师一个关于爱情的问题,如果两个人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合适,也都是互相爱对方的,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突然之间发现对方跟我不合适,还有一点我觉得我也爱他,他也爱我,在这种情况下是选择合适在一起,还是因为爱情在一起。

安意如:通俗一点讲就是选我爱他,还是他爱我的,这两种选择都有危险,就看你现阶段喜欢哪一种。如果让我自己去选择,我一定会选择嫁给爱情的那种,你会发现,虽然它其中会辛苦一点,但你回头付出完之后,你起码回想起来觉得我没有愧疚,我付出完了,我这一腔的能量,一腔热血我起码喷完了。所以如果让我选择,我这种直爽的性格,因为我是这种性格,如果我不喜欢那个人,做不到起码两情相悦的程度,别人对我好我也觉得烦。所以我只能选择我自己喜欢的,我不介意这个过程当中付出多一点,没有问题的,感情其实最不重要的是斤斤计较,如果每一步都在计较的话,这个感情也持续不了台阶。

李筱懿:我有一个想法,在爱情当中,人对爱情的判断其实是基于自我的了解,很多你觉得不适合的爱情,是因为我们自己对自己的了解不够深入。我们有时候认为,我喜欢送我99朵玫瑰花的,结果真正相处我原来喜欢在我床上放一杯热水的,你会发现每时的需求都不一样,而且人对爱情当中受伤而痊愈的能力是不一样的。我记得我有一个女朋友找一个小男生,比她小六七岁,我们说他就是骗你,图你钱,他对你不是真心的。她说又怎么样,我跟他在一起开心,他无非图我点钱,但我图他的情。每个人接受程度不一样,他抗击打能力很强,所以可以不停的爱,不停的受挫。有的女孩受击打能力特别弱,受一次伤久久不能爬起来,这样的话咱们还是不要挑战非凡的人生。

提问:安意如老师我是您的粉丝,因为我看您的书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今天看您来也非常的高兴,包括之前看您在香港书展的演讲,我是一字一字记下来,您说慈禧那本书是章荣的书。包括慈禧她的一生当中对她转折很大是辛酉政变。我特别想问您两个问题,以后在写作过程当中怎么能够让古人诗人他们自身表达方式和我们现在的写作水乳交融。第二个问题,从古代文人的身上,我们现在又缺少了什么,值得现在的男性去学习,所以想问您这两个问题。

安意如:先说男性这个问题,我没有觉得现代男性想比女性更美,这可能是我认知的问题。再融合到写作这个东西上来,刚才你也说了我能够把古代的一些东西稀释也好,转化也好,让它成为现代人理解的一种方式,很多时候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在从人的角度去理解这些人,而非从今人或者古人的角度去理解他们,并且我会愿意解构跟打破。其实我很不我在意别人告诉我的一些观点跟思路,因为别人说的越是斩钉截铁,我越会觉得是这样吗?我要了解一下。就像我刚才说的慈禧,很多时候我们要看我们的历史教科书简直就是个妖妇,我们再看袁世凯,如果你没看过唐德刚写的文章你觉得有点偏颇。包括张学良,你只有看多了书,看到他的回忆录觉得这哥们一百多岁了张口就是八卦,说处女座是特别严谨的人,他跟张学良说汉宫,包括西安事变这种事情,我是看资料上是这么写的,您看对不对,张学良说不对,你听我的,我说的才是最靠谱的。唐德刚说不对,我看这些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张学良说不对,你听我的。唐德刚觉得要疯了,他写的张学良是史学价值最低的,如果我们通过别人的观点鉴定或者判断一个人,也很容易失真,所以不管在写作还是在生活当中,我其实愿意去推开两步看这个人,包括我自己,我不给自己下一个死判断,或者我认为怎么样。我现在慢慢减少用我这个词,我发现很好用,我不去强调我的存在,慢慢不管在写作,在生活当中,你跟人家的冲突会更小,大家互相契合的点会更大。写作的时候也是一样,撇去那些先入为主的观念,慢慢用全新的角度去理解的时候,你会觉得很得意。我写的故宫其实很难写,因为故宫里面很多东西已经被很多史学家写的很深刻,也很深入,我就从人情的角度,我理解的历史,我理解的历史就那么简单。

提问:李老师您好,我关注“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这个公众号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概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是我很喜欢这个公众号,特别是每次我下了班或者出差到别的地方的时候,每天结束工作的时候我都会躺在床上静静的听这些文章,我觉得这个公众号里的文章对我来说像一剂强心针,每天带给我温暖,很有温度。但是上上个星期您的文章当中推出了一篇叫做《口述实录》的文章,那是第一篇。那篇文章带给我的不是温度和温暖,是别样的感觉,我听完最后一句话,女主角说世界那么大,没有我放松的地方。”我当时就哭了,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单身,我没有那么惨痛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我也曾有过满地鸡毛,“一片狼藉的生活,我为女主角而哭,也为我自己而哭。我看了您文章下面的评论,很多人问,说这个女的后来怎么样了,有走出来了吗?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我想提一个我自己一点点小小的建议,我不知道可不可行,您的公众号有很多的粉丝,太多太多的人,各行各业的都有,我的意思有很多人在困顿的时期并不一定能走得出来,您能不能发动你的力量,您公众号粉丝的力量帮助这些人走出来,这个是不是您的文字另外一种形式帮助到女孩、女性,能够让大家更有温度,更坚强的往下走,这是我的想法。谢谢!

李筱懿:特别感谢,《口述实录》这个栏目推了两期,远没有想过这么关注,上次写婚后产后处女的事情。这次写的是你愿意多买一套房和我假离婚吗,评论是铺天盖地的,首先这事是真事,未来的《口述实录》每个星期五会做下去,另外我们探讨用什么方式帮助这些困惑的人,说实话中国女人大多数的困惑都跟感情有关系。我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做过一项调查,男人喜欢看什么书,他们排名的顺序大致是什么样,历史、人文、经济、哲学之类,前面都排完了,可能才轮到类似像小说或者情感这种。女人看书的顺序第一位肯定是情感、生活、然后文学等等,最后才会轮到历史和经济,你从男女的这种喜好取向上来看,一定是不吻合,不匹配的。第二男女在情感上面的成熟度,中国的男女也不太匹配,这就意味着在情感上过度精细的中国女人一定会吃很多的苦,这个心里一定要有。如果你真的在爱情上想走出一条跟别人不一定的路,一定是要吃很多苦的。所以你做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取舍,可以像大多数人一样安然、健康的生活着,也可以像小众一样,很勇敢的选择自己的这部分对爱情的执着,但是两种结果都不要抱怨和纠结,选自己的所选,而且愿意承担结果是一项美德。还有《口述实录》这个栏目的话,我想它很重要的原因不是跟大家说八卦,而是大家可以看到,这些真实的故事当中映射出我们自己的生活。买二套房假离婚的这个事全国比比皆是,而且我没有想到的是,绝大多数,大多数的人假离婚以后后来真的就不复婚了。我后来看到那么多读者的留言我才发现这么有趣的现象。后来还有一个女孩跟我留言以后我立刻想约她谈,她说筱懿姐能不能再写口述实录,告诉大家女人有多少钱在中国才算真正的有钱,她说我愿意讲我自己的故事,如果你乐意听我还可以讲身边的人跟你说他们的故事,我觉得这个点也很好。经济安全是女人独立的基础,但到底有多少钱才算有钱,才能算有安全感呢,我们这些内容会不断不断的推下去,包括像是中国的教育都可以探讨。还有类似母亲对于孩子之间的这种,包括中国的《婚姻法》当中离婚是多难的一件事情吗?如果想把一个婚和平地离掉在中国也是很难的事情。中国的离婚次序是首先要劝你们俩和解,不和解回家八个月以后再来,第二次再来和解,还不愿意和解,八个月再来,十六个月过去了你还有精力再离婚吗,还要经历很多孩子、财产各种各样的东西,去分割,很煎熬的。所以中国的婚姻当中包裹了特别多的无奈,大家选择婚姻的时候一定是既认清楚了爱情的甜蜜,也认请了婚姻的复杂与无奈。婚姻保护的不是我们的爱情,是共同财产。谢谢!

提问:我有一个比较相对哲学的问题,我在大部分时候都觉得有一种迷茫感,有一种困惑感,我想问问两位老师在以前或者现在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要什么,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想看看两位老师有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安意如:这个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其实我现在能够很清晰的告诉你我要什么,那是因为我经过了接近20年的思考,我是一个很早熟的人,早熟到在青春期的时候我就去想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我要的,在父母的庇护下,被认定为需要照顾这个群体的孩子或者是女性,是不是我要的。我并不喜欢也不认可,但是我那时候觉得如果老天给我的安排就是我必须到了一定年龄去结婚生子,接受另外一个家庭的照顾的话,我也没办法,因为你再强势你强势不过自己的命运,我觉得首先所有的事情,我们的挣扎跟矛盾在于我们不肯面对现实跟认命。认命这个词很悲壮,我想换一个词,叫认清现实,你只有认清现实才能够改变现实。就像刚才第一个问题说到职场一样,如果你不清楚职场的规则,不熟悉这个规则,没有办法超越这个规则的,生活也是一样,现实也是一样。当我有这样现实认定的时候,我觉得心里很踏实,最差不过那样,最差不过25岁之前结婚了,那个人我可能也不太喜欢,但是也不会特别讨厌,最后不是靠感情,而是靠理智去维系生活跟感情了。但是在这过程当中我并没有放弃说去探索我自己爱什么东西,或者我并没有放弃探索学习这个过程。当我有机会触碰到写作之后,我觉得特别愉快,特别开心,因为完全那种开心即使人家一毛钱不给我,我觉得我干这事也是我自己特别乐意的。因为从来没有一件事情,一个行业是别人保证你一定会成功的,即使说这个行业的成功率有多高,也有一个相对高的失败率。所以写作也是那样,没有人在我提笔那一刻告诉我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作家,而且是畅销书女作家,没有。最重要的是我找到内心深处的那种欢悦,我觉得特别好。这种好是在于,即使通过这个职业我赚不到一分钱也是跟我内心相依相伴的一个事。

提问:筱懿老师我是您特别忠实的一个粉丝,两年前和您的公众号结缘。我今天来到这里,有两个感慨,第一个感慨我觉得没有来错,我是昨天坐火车过来的,我在秦皇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触呢,现在的女性而言要让人如沐春风,我觉得您就是这样的人。我特别喜欢您的眼神,我觉得您的眼神是特别专注,特别认真,特别倾听对方的那么一个人。和您分享一个我家长从小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那就是尊重别人是我的修养,与他人无关。”放在今天,我觉得您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李筱懿:我觉得好残酷,希望尽量做的好一点。

提问:我现在有一个困惑和问题的,因为我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我平时以前是一个过的很小资的一个小女生,我平时会去学插花、摄影,会旅行,学很多东西,很多周围的朋友渐渐不太喜欢跟我联系了,因为我觉得把自己过的越来越封闭了,主要原因是在我们单位里,每天的生活都是打打游戏,聊一些家常,聊一些八卦之类的,我很不喜欢那些东西,所以我觉得我现在过的圈子是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我现在唯一剩下的爱好也就是我曾经那一点点爱好了,很难跟人接触了,所以觉得很矛盾,想今天请您帮我解疑答惑一下。

李筱懿:我以前做过报社记者,是2002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基本上业务很大程度要靠人情。很多人问过我你能不能喝酒,还有客户跟我说小李这杯酒一杯酒10万或者20万,喝多少投多少钱,我很纠结过喝不喝,我第一次肯定是喝了,因为我抗拒不了那个诱惑。越往后我想找一条出路,我怎样能不喝这个酒把这个广告业务做到手。后来我去开专栏,包括我去帮别人写专访,我绝大多数的铁杆客户跟我之间都没有太多的饭局交往,可能因为很多人我写专访和我有特别好搭档,他是个摄影记者,总是能抓拍到这个人那一瞬间特别棒的表情,很多企业家真的很有钱,而且气质也很好,真没几张象样的照片。百度出来这些照片都觉得这些人太亏了,当我把照片送给他,把专访写给他的时候,他对我这个人的认知会不一样。这是我当时通用的规则下独特的一种生活方式。所以后来我能做到广告部副主任,我觉得也是单位对我的厚爱,如果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未必是你的错,也未必是环境的错。问题是第一能不能适应这个环境吗?不甘心,不愿意。你又愿意放弃这个安稳的环境到你适合的环境吗?也不行。人真正的痛苦在这一点,坚守也不行,放弃也不行,最痛苦的在中间。就好像意如说的渣男避风港,放手我不甘,继续又不甘,怎么办呢?只能陷在其中,再往前走你觉得改变的机会越来越少,后来变成认命了,这是绝大多数人常走的路。

安意如:我补充一个,我看到很多女孩痛心疾首的一件事。很多女孩你会发现它是个陀螺,跟她讲的事情讲的再清楚,道理再明白,她回头想着想着又转到自己惯有的思维里,人的惯性思维是非常可怕的一个东西。我带小姑娘会跟他们说,年纪轻轻不要太固执,不要有太过固有的观念,给自己灌输说我自己性格,这样的人,因为你的人生还没有到盖棺定论哪一天,很重要是你不断迎接改变,勇敢改变自己,我觉得这个才是人生之所以成为人生很有趣的部分。

李筱懿:人生有趣在于未知,但未知又带来恐惧,你选择什么。

提问:今天见到两位非常开心,感觉你们像女神一样。我问是很私密的话题,我觉得在今天这个场合,我是一个3岁孩子的妈妈,我老公他挺爱我,对我挺关心的,但是我现在婚姻中遇到一个困惑,因为他职业原因长期出差,一般两三个月,聚少离多,渐渐我们爱情也淡了,就是那种困惑,想走出去又不想放弃,让我挺困惑,也挺不开心的。

安意如:你想跟他在一起,还是越来越淡你已经想离开了,先告诉我这个答案。

提问:离开了又不想离开。

安意如:在一起已经困惑了还是想找到跟他在一起的方法?

提问:有这个困惑不知道该怎样解这个心结。

李筱懿:其实我特别不擅长解答你特别具体的问题,因为每个人叙述一件事情的过程当中一定不会叙述清楚所有的细节,而且叙述的时候还有很多选择性的遗忘,比如你的老公是否对家庭很负有责任,即使他的心不在,他的钱是不是还在呢。如果离开这个人你们是否还可以过着像现在这样比较无忧的生活呢,婚姻是蛮现实的事情,跟爱情绝对有关系。但是越往后你会发现,它跟爱情的关系在逐渐的变弱,但不代表着爱情缺失了以后就不能白头偕老,因为婚姻是一种社会关系。在这种社会关系给你提供很多的保障,比如大家会默认一个已婚已育的女性她正常,她可信,她有保障。这些身份附加值都是别的给不了的,如果失去这些标签你会不会觉得难受,这是一点。

第二点,大多数离婚的女性都是希望想找到更好的下一个,我可以用数据向你表明,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想象一下,在我们最年轻貌美,精力旺盛的时候都没有找到那个人,凭什么离了婚一定找到那个人的,从概率上来讲一定是减弱的,如果抱着找更好的下一个人,我真的劝大家守着这个人差不多了,真正能够过得好,尤其结束婚姻以后还能过得好的女人,她都有一种特别无味,她觉得我要的就是自己所追寻的东西,过的是自己的日子,不是作为某某的老婆,某某的妈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勇气的女人能过好,不管婚后婚外,全都过好。我们问自己这几个问题就差不多,你会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个别太纠结的答案。

提问:我想问一下两位老师,其实也应该是一个关于感情的问题,我是一个既感性又理性的人,但是在感情是特别特别的偏于感性,如果一个人我不喜欢他的话我不会跟他开始的,但是喜欢刚开始那种感情不会有那么那么深,但是可能作为一个女孩子特别感性,随着感情越往后走,自己的用心,自己的投入感情会越来越深,但是过程中一方面是希望自己做一个比较懂事,独立的自己,但另一方面随着你对自己感情倾注的心血,或者意愿越来越深,就发现对这份感情的重视和依恋越来越深。有时候会思考他现在是否还像之前那么喜欢你那样去喜欢。不喜欢开始陷于患得患失的状态,其实是不喜欢这样自己的,会去选择当自己出现这种状态的时候觉得是不好的,会比较喜欢刚开始的自己。不喜欢不会开始,一开始就爱的越来越深。

安意如:我大概听明白了,首先我特别认可筱懿说的,所有的人在叙述的时候都选择性叙述,叙述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部分,我们现场又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大家且当一个案例来听,你这个问题我发挥我的毒蛇本色,刚才他的粉丝或者读者说他如沐春风,我恰好是另外一种风格,我让人如沐寒风,我听到一半的时候,我从小吃过很多这样的亏,我上学的时候开始给人当狗头军师,一天到晚给人分析感情,分析到后来我觉得快崩溃了,我发现女孩子陷入到某一种情感或者思维困局当中你说再多都没用的,一定她自己才能明白,后来我放弃了,已经弃聊。但是基于这样的经验,你刚才讲到一半的时候,三分之二的时候我知道这个症状了,你本身是个很慢热的人,比较谨慎,比较慢热,喜欢别人对你主动,对你好,一旦自己能够适应或者喜欢这段关系之后,又希望能够长久的维系,这时候又出现一个毛病,这毛病叫患得患失,一天到晚的揣测他对我的感情是不是像以前这样,我这么作他会不会讨厌,或者我应不应该换一种方式跟他相处。其实我刚才说逻辑有问题是每一段感情都会变化,变化是一切事物的本质,如果你没有这样勇敢的心跟判断,你是无法面对感情当中一系列的变化的。因为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你就会风声鹤唳,真正帅气能够成为感情赢家的女人一定是我Hold住,我特别了解你的小九九,我压箱底已经交给你了,不管你作还是不作他都喜欢,不要患得患失,把患得患失的心拿掉,按照自己的性格来走,这样反而能走出一片阳光大道。你又想作又患得患失,那就别作,就这么简单。

提问:不管是对感情还是对其他东西,你对他倾注心血或者感情没那么深的时候也不会在意那么深,随着你喜欢越来越深,你在意的越来越深的时候可能也会去在意他的很多东西。刚开始他喜欢我的话,他三天给我打一次电话,或者五天打一次电话,或者十天半个月对我没有什么影响的。

安意如:又是一个被感动型的姑娘,很多人喜欢的是被别人喜欢的感觉,而不是真爱,你一定要搞清楚这个东西。你喜欢的是一种被别人喜欢的感觉,当你习惯了这种被别人喜欢的感觉之后,你开始喜欢别人的时候,可能别人就已经烦了,很多BUG是出现在这里,没问题,你就接受、享受就好了,不用想太多,因为想不明白,以现在的年龄跟阅历想不明白,享受整个过程就好了。

提问:因为时间原因,今天的问答环节就只能到这里了,大家可以有什么问题再去李老师的公众号去留言,去提问,让我们再次用掌声谢谢两位老师。

(责任编辑:郭一楠 CK001)
关键词:李筱懿安意如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