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紫砂|公益|城市|社区|韩流

注册登录
关闭
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汽车 | 游戏 | 科技 | 旅游 | 体育 | 娱乐 | 教育 | 财经 | 实拍 | 书画 | 留学 | 健康 | 城市 | 社区 | 拍客 | 视频 注册登录
摇滚老炮生存现状
  • 大哥你玩摇滚,你玩它有啥用啊

    中国摇滚从爆红那天起便堕入平庸。这30年有人靠摇滚发了横财,有人则选择自我“埋没”。总之,老炮们再也飞不起来了。

  • 如果我们装逼地把国摇这三十年当成一场革命,那么崔健无疑是最有“反骨”的旗手。一针见血的歌词,反感商业的态度——他的身上有太多摇滚人应有的东西。而也正是他“敏感”的歌词和毫无遮掩的反抗精神,让他成为这几十年中国第一位被禁演的歌手。这一纸禁令使得崔健再难出现在主流媒体中。

    05年崔健回归北京,在首体举办了名为“阳光下的梦”个唱,封杀令解除。尽管在被封杀期间,崔健通过走穴仍然能“撒点儿野”,但“封杀令”无疑给那时的崔健和中国摇滚砌了一堵墙。如今,崔健导演了几部票房不太理想的文艺片,虽然时有对社会的针砭批判,但他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对流行文化嗤之以鼻,甚至会在跨年晚会上与一众流行歌手对飙高音。

  • 唐朝乐队是很多人听的第一支摇滚乐队,在那个时代,他们无疑是青年们最想要的新声。94年,唐朝乐队和魔岩三杰将内地摇滚带到了香港,飘逸的长发甚至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但后来,乐队贝斯手张炬的离世和频繁的人员更迭让乐队受到了重创。尽管之后的《演义》等专辑在音乐上都渐趋成熟,唐朝乐队却再也没能延续“盛世”。如今,“唐朝”的每个人都有了家庭和孩子,成员或开琴行或当了老师,放浪形骸的岁月还是过去了。

  • 93年,汪峰和同学以母校中央音乐学院的门牌号为名组建了鲍家街43号乐队,但最终汪峰还是选择了单飞,一跃进入主流音乐大本营。从鲍家街到鸟巢,汪峰的歌红透了大江南北,他也俨然成了最能挣钱的“摇滚”歌手。最近,汪峰与章子怡的恋情愈演愈烈,他“劈腿狂魔”的黑历史也被更多人熟知。

  • 有网友总结了汪峰出道至今的情感路线,那真叫一个劈腿成瘾:与筠子相恋-->劈腿齐丹-->女友筠子自杀身亡-->汪峰齐丹结婚-->劈腿葛荟婕-->汪峰齐丹离婚-->葛荟婕未婚生下女儿小苹果-->劈腿康作如-->汪峰葛荟婕分手--> 汪峰康作如结婚生下二女儿汪璟怡--> 劈腿章子怡-->汪峰康作如离婚。

  • “94年,“魔岩三杰”将内地摇滚带到了香港红磡体育馆,所有人都认为中国摇滚的春天已经到来。然而二十年来,历经抑郁和发胖的何勇早已找不到穿着海魂衫时的影子;张楚从乐坛销声匿迹,在西安与“自闭”默默抗争着;窦唯的名字时常出现在娱乐新闻里,再没有那么多人去关注他的音乐了。“魔岩三杰”最后还是变成了一代人的回忆。

  • 99年,窦唯劈腿高原,与王菲离了那场著名的婚。对二人的婚姻人们看法不一,但毋庸置疑的是窦唯在音乐上对王菲有着巨大的影响。如今王菲早已从唱着口水歌的王靖雯变成了歌坛天后,窦唯却逐渐销声匿迹,去做属于他自己的音乐。06年烧车事件后,很多人都在感叹窦唯埋没了自己的天赋,然而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呢。

  • 在经历了《在别处》的绝望和《那一年》的迷茫之后,许巍剪去了一袭长发,成功从一个摇滚乐手转型成了流行歌手兼“诗人”,演唱会也经常一票难求。虽然转型成功,但许巍的绯闻少之又少,比同时代的圈内音乐人要低调很多。曾经受到抑郁症折磨的许巍现在信了佛,内心也平静了许多。

  • 91年,独自离家闯荡江湖,那年的她16岁;17岁她成为中国摇滚第一女声;18岁在生日聚会上被人用半截酒瓶刺穿左眼;19岁她与“指南针”乐队发行第一张专辑《选择坚强》,名噪一时;20岁染上了毒瘾;23岁远赴德国戒毒,在那里她与一名荷兰人相恋并结婚,二人定居柏林,2014年她们的孩子在柏林出生——她就是中国摇滚界的传奇女主唱罗琦。

    早在2004年,罗琦就在丈夫的陪伴下回到中国寻求复出的机会,期间参加了一系列的音乐节寻求复出的合适契机。2013年,罗琦参加了湖南卫视的《我是歌手》第二季引起轰动,阔别内地音乐圈多年,她一直保持神秘,加上年少的叛逆之举让突然重新高调出现的她在一众歌手里显得与众不同。14年罗琦因为怀孕产子退出《我是歌手》,产后罗琦继续活跃在内地音乐圈,延续着属于她的摇滚梦想。

  • 汪峰、罗琦、周晓鸥...越来越多的老一代摇滚歌手登上选秀舞台,打着“摇滚”的旗号迎来了事业的又一春。但选秀节目毕竟只是综艺节目,这些节目里的“摇滚”也只不过是一个迎合大众的噱头而已,换句话说,摇不摇滚要看导演组想不想让你摇滚。比起这些选秀节目里的“摇滚明星”,赵牧阳、张岭这些靠自己的作品重回舞台的“老炮儿”们则要纯粹和真诚得多。

  • 还有一些老一辈的摇滚音乐人,现在仍然“活跃”在舞台上。他们不以乐队或歌手的身份,而是乐手的身份在一些音乐节目或演唱会中做伴奏。比如曾经经历过“94红磡”的鼓手王澜、刘效松,原零点乐队的贝斯手王笑冬,原黑豹乐队的主唱峦树等等等等。他们不像选秀歌手一样喜欢用摇滚的标签包装自己,而是默默无闻的用另一种方式将他们的梦延续了下来。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