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娱乐 > 情感 > 正文

吃,不仅仅是填饱肚子,还包含着许多最朴素、最本质的一种爱

2018-06-14 23:48:02    东方头条:文学私秘  参与评论()人

文:葛维屏

因为还有一点事情就可以处理完,我滞留在班上,大约七点多钟时候,突然电话铃响了。接起电话,传来母亲的声音。

我想,肯定是母亲打电话到我的家里,知道我尚未到家,便打电话打到班上。母亲在电话里说:你下班后,是不是先过来吃晚饭?我包了馄饨,你过来吃吧。

母亲的考虑显然很简单,她认为我班上离她现在住的地方近,所以,她让我先到她那儿,吃一点晚饭。

其实我这时候最怕有人来打扰。我只是想集中精力,尽快把手里的事情做结束。我在电话里干净利落地说:不了,我马上就结束,直接回去了。

我不想拖泥带水地与母亲的邀约纠缠,我想,如果我稍有犹豫,母亲肯定又会跟上许多话,她会说:你最喜欢吃馄饨,你来吃吧;或者会说:这么迟了不吃晚饭,不饿吗?甚至她会说:你会讲客气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时候我真的很无奈。自从独立成家之后,我已经渐渐地不适应了母亲的那种关怀,毕竟连我自己的孩子都已经很大了,我实在不想让自已觉着我仍被母亲视着孩子。

但是,母亲的电话还是干扰了我的心境,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在处理数字的时候,总是想到母亲打电话的神情,其实这时候我知道我已经一心二用。我的手在机械地忙碌着,但我的心,却全部集中在我想象的一个空间里。我努力抑制着头脑里杂乱的思绪,加紧着手里的作为,把手里的工作完工了。

走下空旷的楼梯,我可以专心致志地想到母亲的电话,还有电话里的关切,这使我走在黑暗的廊道里,不再觉得凄清与孤冷。这样的时候,正是万家灯火覆盖着大地与住宅的时候,也是一个容易想家的时刻。远处的楼宇间,一律在后窗那儿亮起了方方正正的格子,闪烁着暖融融的光泽。这时候,人们在家里的活动区间,一般是在靠北窗的后半间,所以,这一时刻的后窗,总是全部敞开了光明,喧闹着全家人相聚在一起、享用喷香晚餐的融洽与愉悦,这是一个令人觉得家存在的时刻,让人回家的步伐,有了匆促的动力与压力。

路上,想到母亲的关怀,是多么的简单。她希望我们能吃饱,这是她唯一知道我需要的,而也是即刻我正缺少的——她没有猜错,但母亲在对我吃饭之外的更多的正在做的,与将来做的,她根本不知道,也不可能给我以资助。这是她的无能为力,所以,她便把她的更多的关注,集中在她能够做到的、也能想到的“吃”这一点上。而我正知道,她的这种关注点,却非我当前迫切所要解决的,这就是我在心中隐隐地生出对母亲的关怀予以拒绝的原因。当然,我不能奢望母亲了解我内心里更多的思绪,所以,我对母亲的这种最简单的朴素的关怀,产生了一种惧怕觌面的“护疼”心理,匆促地斩断它,只是维继心中的完整感受,这就是我们感到有时候亲情会给人一种额外的麻烦的原因吧。

但走在这样的晚上,我却渐渐地恢复了对母亲关怀的认可。我还想到一件事,小时候,父亲在城里工作,我随母亲住在乡间小学里,父亲有时候带我到城里去,时间已经很迟了,他会带我到饭馆里去吃饭。

我还记得,他买了一盘炒虾,放在我的面前,把唯一的一双筷子给了我,让我独自大快朵颐。那时候条件很艰苦,在家里,从来没有吃过炒虾。饭店里炒的菜,焦脆崩香,好像一生的美味,都蹦到了面前。父亲坐在一边,看着我,好像他看着我,也能够填饱肚子似的。我想我当时,肯定是风卷残云,会向父亲说“你也吃吧”吗?具体的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即使父亲能够吃到我的残羹冷炙,也应该在我饭足菜饱之后,在那样的一种情境下,父亲会拿起我的筷子,将我劫掠过后的饭菜,当作他的晚餐。

相关报道:

     

    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于正回应:我姐也只是想夸夸我

    18-09-19 08:57:53宁静调侃于正的戏演技差点也能火

    好莱坞巨型女星体重400斤 美恐畸形秀中饰演肥胖怪人

    18-09-19 08:53:01好莱坞巨型女星体重400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