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明星/ 电影/ 电视/ 音乐/ 八卦/ 情感/ 爆料/ 美图/ 搞笑/ 新闻
当前位置:娱乐 > 滚动报道 >

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 涉嫌未成年色情太招人恨

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 涉嫌未成年色情太招人恨
2020-03-27 10:47:50 中华网娱乐综合

【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因涉嫌性剥削儿童并传播色情视频而被移交检方的“N号房”事件嫌犯赵周斌,26日首次接受检方调查。当日,他身边没有陪同的辩护律师、只身一人接受调查,原因是“律师详细了解案情后,十分震惊,已拒绝为其辩护”。

活该!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

主犯赵周斌(网名为“博士”)没有律师愿为N号房事件嫌犯辩护

《朝鲜日报》26日称,“N号房”事件主犯赵周斌(网名为“博士”)于当天上午接受检方调查。当天,赵周斌身边没有陪同律师,而他本人也表示愿意一个人接受调查。报道称,原计划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已于25日提交辞呈,该律师表示“赵周斌家人委托案件时,仅告知是一起简单的性犯罪案。但后来了解的详情与他们当初的描述完全不同,因此决定终止辩护合同。”

实际上,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及所属律所信息25日被韩国媒体公开后,该律所接到无数个抗议电话,公司官网也被攻击瘫痪。韩国法律界人士纷纷表示,赵周斌的犯罪行为实在太残忍,估计没有一个律师会愿意为他辩护。

韩“N号房”网络性犯罪主犯首次被传唤

当地时间26日上午,韩国“N号房”聊天室性剥削案主犯赵主彬(音译),首次以嫌疑人的身份被传唤调查。

据韩国检方透露,首尔中央地方监察厅“网络性犯罪特别专案组”于当天对赵主彬进行传唤调查。

赵主彬于前一天被警方扣押移送,关押在首尔拘留所。

另外,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26日表示,检方前一日召开刑事事件公开审议委员会会议,决定公开对聊天室性剥削案主犯赵主彬的部分调查情况。

检方表示,考虑到案件情节严重、嫌疑人的人权、调查公正性、国民知情权以及要防范类似犯罪再次发生等多种因素后做出上述决定。根据审议结果,检方将公开嫌疑人的姓名、身份等个人信息,并在调查不受影响的范围内公开调查进展情况。

此前报道:韩政府将尽快为“N号房”事件受害者变更身份证号码

韩国“news1”新闻网站26日发布独家消息称,韩国政府为了防止“N号房”事件受害者遭受二次伤害,将尽快为他们变更身份证号码。

韩国行政安全部26日表示,上月收到2名“N号房”事件受害者有关变更身份证号码的申请,并做出了同意变更的决定。

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称,虽然现行法律规定,要在6个月内做出变更决定,但由于此次事件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受害者们对此感到不安,因此将缩短事实调查时间,争取在3周内做出决定。

据报道介绍,自2017年5月起开始,韩国行政安全部为因身份证号码泄露而受到损失者实行变更身份证号制度。申请人在通过审查后,可以修改生日、性别以外的后6位数字。

韩国行政安全部居民登录证变更委员会有关人士称,目前已知“N号房”事件有74名受害者,预计这其中大部分人将会申请身份证号码变更。他们将在收到申请后尽快处理以减少受害者不安。

来源:综合环球网澎湃新闻

N号房事件参与者对话曝光 谈及性侵女童言语露骨

N号房事件参与者对话曝光

3月26日,据亚洲经济独家报道掌握的被推测为“N号房”事件的参与者之间的对话内容来看,他们上传了一个女孩的照片,进行性方面对话。

参加聊天室的A某说:“什么时候试过?”并说自己“初中生时期毫无顾忌的试过。”B某说:“一边换尿布,一边试过OOOOO。很兴奋”。

A某立即要求看受害女婴的脸,并说:“非常好奇。太小的话,我就兴奋不起来了。”

对此,B某说:“脸?”并上传了一张女婴的照片,女婴看起来刚出生几个月,正盯着相机歪着头接听玩具电话。B某说:“有机会的话会拍的。”A某回答道:“拍那个的话,真的会出名的。”

B某在被推测为另一个聊天室的对话窗谈到了性侵女童。

参与该房间的C某谈到了如何对女童实施性侵才会查出罪行等问题。

C某主张不能达到针对成年女性的犯罪水平,他说:“去医院的话医生都知道。”D某说:“妈妈们会用鹰的眼睛看着你,都不能好好的摸。最近的孩子妈妈们太可怕了”。

对此,D某说:“很难见到女童的OO”,别人说:“不失望吗”,D某回答“????????”。

还存在销售将女婴性对象化的视频的Telegram用户。用户表示:“出售OO视频,平均年龄4~6岁,购买3万韩元(约人民币173元)以上时赠送赠品”,并公开了自己的Telegram ID。

N号房受害人发声:希望赵主彬在监狱里关到死 未成年视频或曝光

N号房受害人谈赵主彬:希望他在监狱里关到死

"N号房"嫌疑人赵主彬已被抓捕

关键词:
 

相关新闻